丝瓜直播app免费看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万界毒尊最新章节!

看着那兽魂印飘出,萧易撇撇嘴,瞪眼道:“我真是没想到,原来这么怂!我这刚生了虐的爽感,就妥协了。”

狮鹫元兽嘴角扯了扯……对眼前这个人类,怒到了极点。

此刻,它只想让萧易的未婚妻,赶紧把它收为元兽,然后装进元兽袋里去,它不想再看到这个人类那无耻的嘴脸!

萧易对着天空之中的神行舟一招手,神行舟嗖的一声,载着贝珠心落地。

看着那兽魂印浮空飘着,贝珠心惊喜不已。

“公子,竟然真的这么容易就降服它了。我可是听说,想要元兽认主,那是极难的。”贝珠心一脸崇拜的看着萧易。

萧易哈哈笑道:“没办法,魅力所致。”

噗——

狮鹫元兽忽然吐了一口血水,双眼一翻,差点昏死了过去。

“赶紧收了它的兽魂印吧。”萧易催促笑道。

贝珠心连忙将狮鹫元兽的兽魂印,收入魂海之中。

清纯美女白衬衣复古写真气质优雅迷人

萧易这才开始从元戒里,取出丹药,为狮鹫元兽内服外敷,治疗起来。

随后……

萧易做了一件让贝珠心目瞪口呆的事情。

萧易走到狮鹫元兽尾后,将它的一只后腿扯了起来,往里头张望了一眼……

“公子…………这是做什么?”贝珠心满脸羞臊。

不管萧易是什么用意,可那地方,也不便去看吧?

萧易嘿嘿坏笑道:“我瞧瞧它是公的还是母的。”

“……”贝珠心嘴角一抽,苦笑无语。

萧易邪笑道:“不错,是只母的。”

贝珠心眼眸微缩,难道公子对母的元兽,还有兴趣?

贝珠心感觉自己的心脏有点受不了!

萧易女人多点,她还能接受,若有这些特殊的癖好,她可无法接受了!

“嘿,珠心姑娘,看,这狮鹫元兽和我的金翅狂狮配不配?”萧易揶揄笑道。

贝珠心心里一松,原来萧易是打算让金翅狂狮和狮鹫元兽配对的。

“吓死我了……”贝珠心暗道一声,脸上尴尬道:“它们不是一种元兽,也可以配对的吗?”

萧易邪笑道:“只要工具齐,配对自然没有问题的。能不能育有后代,那就不好说了。”

贝珠心只能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……

因为,她实在不知道该说点啥好!

她可是名门闺秀,萧易身为她的未婚夫,为什么要跟她聊元兽配对的问题?

能不能聊点有修养和内涵的问题?

贝珠心确实有点尴尬,因为从小到大,也没有人跟她谈论过这些话题。

一边的金翅狂狮,则是哀呜一声,现在它没心思配对,只求萧易这个主人快点想到它,帮它把身上的血洞止住……

当金翅狂狮身上的伤口被处理好后,金翅狂狮依旧恶狠狠的盯着狮鹫元兽,不时发出低吼声。

若是有人能听懂它的语言,便能翻译成这般文字:“今天戳我十几个血窟窿,来日我定要戳回去!哼,主人已经把许给了我,不愿意那都不成了!”

昏迷之中的狮鹫元兽,下意识的紧紧并拢着两只后腿……

它有点绝望,主人无耻就算了,连他的元兽也这么无耻?

萧易和贝珠心,将两只受伤的元兽各自收入元兽袋。

“如今心愿已了,我们也该回去了。”萧易眯眼笑道。

贝珠心俏脸微红道:“嗯,多谢公子。”

“哈哈。马上就是一家人了,还谢什么。走吧,别让云州城众人等急了。”萧易坏笑一声,二人登上神州行,朝着云州城方向,爆速归去。

……

云州城。

方家、贝家,又是一片张灯结彩,喜意十足。

深知自家公子尿性的罗庆,在库房之中早已常备着大量的喜字、大红灯笼,甚至喜服都预备着几十套……

只要公子吩咐一声,只需一个时辰,他就能将所有事情安排到位。

现在就等新郎、新娘回来了。

萧易先将贝珠心送回了贝家,然后方才自己回了方宅,换上喜服,前去贝家迎亲……

虽然萧易自己并不在意这些繁文缛节,但贝家是云州城的老牌家族,自然会讲究这些东西。

这点小事,萧易也顺了他们。

迎亲归来,拜堂之后,喜宴开始。

这一次,萧易没有冷落一众宾客,亲自在喜宴上,与众畅饮。

贝家的面子,他还是要给的。

酒过三巡,萧易正要去往婚房时,方府大门处,传来罗庆微颤的声音:

“元魂殿楚殿师前来贺喜!”

“阵观园魏阵师前来贺喜!”

接连两道报贺之声,让喜宴上的众人,脸色微变。

魏阵师也许是来贺喜的,但那楚殿师绝对不是!

毕竟,蜂王山的矿脉,原本是元魂殿先行发现的,随后被萧易给夺了。

结下这个仇,楚涵冰怎么可能会给萧易贺喜?

萧易眼眸眯了眯眼,脸上浮现一抹笑容来,他双手虚压,令震惊中的宾客们尽数坐下。

“各位尽管喝酒吃菜,我萧易的大婚,任何人也生不出事端来。”萧易淡笑道。

在场的宾客,心里苦笑不已。

别人也许是生不出事端啊,可是我们怕的人是啊……

上回万解堂开张,我们中了谁的毒,萧公子都忘了吗?

即便心慌慌,谁也不敢嚷。

都只能乖乖坐在宴席上……

萧易挂着笑容,亲自迎了出来。

楚涵冰一脸寒霜,在她身后,跟着武白樱和大祭司苏成。

魏淑也是微冷着神色,身后跟着微哼的唐语嫣以及微笑拱手示意的萧羽。

“我萧易好大的面子,居然能让们两位请来贺喜。在此,还请先恕萧某人未曾送帖的失礼之罪,毕竟,我原以为是请不到二位的。”萧易咧嘴笑道。

楚涵冰冷笑道:“萧易,来此何意,莫非真的不明白?”

萧易轻笑道:“能猜到一点点,但不能猜到部。”

楚涵冰脸皮一抽:“猜到的那一点点,便是部!”

萧易眉头一挑:“真的?”

“哼!自然是真的!”楚涵冰冷笑道。

她和萧易之间,可不仅仅只有矿脉之仇,还有当初在大兽山结下的梁子!

所以,她来到这里的用意,只有一个……

当楚涵冰满心都是洗刷耻辱的念头时,萧易却是低沉说道:“唉,楚殿师,贵为元魂殿的殿师,何必对我一直纠缠不放呢?当初在大兽山那点事,就让它成为过去吧!已是殿师之身,我又怎能再去高攀?……还是对我死心吧,我是不会娶的!”

楚涵冰目光死死一瞪!

这萧易说的究竟是什么?哪有什么纠缠,她死个什么心?谁要萧易娶她了!

但满堂宾客和魏淑的等人,则是听得有些傻眼,齐齐侧目看向楚涵冰!

谁也没想到,原来元魂殿这个新殿师,竟和萧公子也有一腿……